多名福建股东现身 沪宁股份“杀猪盘惨案”揭秘

头一天还沉浸在涨停数钱的快感之中,后面就连吃两个跌停,第三个交易继续大幅低开!这样悲喜交加的故事,发生在创业板公司沪宁股份身上。截至发稿,该股报27.27元,下跌6.48%,三个交易日最大跌幅45%。

3月26日,沪宁股份涨停收盘,股价冲上上市以来新高的45.56元。但3月29日,沪宁股份小幅低开后便快速下杀,开盘仅约13分钟便封死跌停,30日更是开盘就被直接摁在跌停板上。

在基本面无任何异常的情况下,二级市场投资者为何突遭“杀猪盘”绞杀?第一财经调查发现,沪宁股份闪崩,与福建系券商营业部游资有直接关系。3月17日以来,沪宁股份四次登上龙虎榜,对应的20个卖出金额最大交易席位,多来自福建的券商营业部,占了19个,其中近三个交易日披露的卖出前五席位,全部是清一色的福建券商营业部席位,期间累计卖出金额多达2.46亿元以上。

福建券商席位集中抛售的背后,沪宁股份的多家福建籍股东,也开始浮出水面。截至去年9月底,一家名为福建诚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诚毅资产”)的私募机构,合计持有沪宁股份311万股,其多名自然人股东也与福建券商营业部存在交集。

从交易分布来看,3月17日至30日,集中卖出沪宁股份的营业部席位,与这些股东持股的券商账户高度重合。如东兴证券的营业部席位,期间就十次在该股龙虎榜卖出前五现身,累计卖出金额超过1.3亿元,而诚毅资产及另外数名股东的账户,均来自东兴证券。

沪宁股份长期少有公募、险资等机构持股,私募、游资却频繁进出。去年一季度末,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全部为自然人,此后也未出现大的变化。而这些自然人所持股份,几乎全部为券商两融资金杠杆持股。

2019年底到此次闪崩前,沪宁股份股价累计上涨超过2.5倍,公司个别股东却在2020年因民间借贷纠纷被告上法庭。这些私募、自然人股东集中斩仓,到底是资金链断裂,还是获利了结?

福建券商营业部席位卖出近2.5亿

沪宁股份闪崩早有征兆。3月25日,沪宁股份股价就已出现异动,盘中大跌超过9%后又快速拉起,收盘时跌幅缩小至1.5%。3月26日小幅高开后,便一路拉升至涨停板,冲上上市以来新高的45.56元。

3月29日开盘后,沪宁股份走势突变跌停报收。从成交分布来看,卖出最多的交易席位,几乎全部出自位于福建的券商营业部,3月中旬以来,卖出前五席位基本清一色来自福建券商营业部,仅出现在卖出前五的交易席位,累计卖出额就达到2.46亿元以上。

早在3月中旬,来自福建的资金,就开始从沪宁股份斩仓出逃。3月17日,卖出前五席位清一色来自福建券商营业部,卖出金额合计5773万元,占全部成交的17.8%。3月26日的卖出前五席位中,亦有四家来自福建的营业部,共计卖出约3760万元,占全部成交额的16%以上。

3月29日同样如此。来自福建的五家券商营业部席位,当天共卖出沪宁股份8647万元,占全部成交额的37.64%。其中,平安证券福州长乐北路、东兴证券沙县李纲中路、东兴证券福州五四路三个营业部席位,分别卖出3349万元、2638万元、1120万元。

交易数据显示,3月30日,沪宁股份卖出金额最大的前五个席位,卖出金额共计5430万元,占当天成交额的 44.89%,席位全部来自福建的券商营业部。其中,卖出最多的是兴业证券福州分公司,卖出金额1150万元,占当天成交额的9.51%;卖二是华福证券福州杨桥路营业部卖出1048万元,占比8.67%;剩余三个席位则合计卖出约3230万元。

在持续斩仓中,一些券商营业部席位多次现身。龙虎榜数据显示,3月17日卖出1860万元后,东兴证券福州五四路营业部席位又在29日卖出1120万元;长城证券五四路营业部席位则在3月17日、30日,分别卖出638万元、816万元;东兴证券三明列东街营业部席位也在3月26日、30日,分别卖出1302万元、758万元;东兴证券沙县李纲中路营业部席位26日、29日分别卖出725万元、2638万元。

记者进一步缩小范围观察,在这一时间段,福州的券商营业部,在卖方席位出现最为频繁。3月17日至30日,沪宁股份卖出前五的券商营业部席位中,共有11家来自福州,且密集于出现于福州五四路等范围之内,仅长城证券、东兴证券的福州五四路营业部,就四次在卖出前五席位现身。

而卖出次数最多的席位,也集中在少数几家券商,东兴证券的营业部席位则是其中的主力。上述涉及四个交易日,共有19个来自福建的券商营业部席位,出现在沪宁股份卖出前五中,其中东兴证券分布在福州、沙县、莆田等地的营业部,就出现了十次。

多名福建股东现身

涉及福建的自然人账户、营业部席位,为何集中抛售?答案就藏在沪宁股份的股东当中——从去年上半年开始,有福建私募开始重仓该股。

2020年半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6月底,福建诚毅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诚毅资产”)管理的诚毅呈泰1号,进入沪宁股份前十大股东名单,持股数量约130万股,持股比例1.17%,排名第十。但到了9月底,呈泰1号已从该股东名册中退出。

与此同时,诚毅资产管理的呈泰5号、诚毅科创11号,则同时进入沪宁股份前十大股东行列,持股数量分别约169万股、142万股,持股比例1.52%、1.28%,分别为第七、第十大股东。

根据中基协备案信息,诚毅资产成立于2015年6月,董事长、总经理均为林松青,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股东林松青、陈湃,出资比例分别为80%、20%,成立以来先后管理过18只私募基金。

诚毅资产这18只产品,其中8只目前已经清算,有1只存续规模低于500万元,另有4只去年6月以来未更新备案信息,正常运作的只有5只产品。而该私募在沪宁股份出现的3只基金,是诚毅资产为数不多的尚在运作的产品。

资料显示,林松青早年曾在福建一家农村信用社工作,2006年以后曾在中科智担保、福建源发融资担保有限公司担任业务经理、总经理,诚毅资产成立前任福州集聚积金商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林松青2020年4月份才成为诚毅资产的大股东。当年4月20日,林松青、陈湃才从章梅菁手中,分别受让了诚毅资产的股权。

沪宁股份具有明显的“庄股”特征。2019年2月到今年3月26日,沪宁股份股价一路走高,区间涨幅高达2.5倍以上。去年三季度以来,在大多数交易日里,该股走势都极为平稳,波动通常被“控制”在1%甚至0.5%以内。无论涨跌,K线图都呈整齐排列状,并在阶段性横盘后,在没有重大利好的情况下又会突然大涨。

与此对应的是,沪宁股份高度集中的股权结构。除了实控人邹氏兄弟所持股份,该公司实际流通股只占35.23%。若扣除诚毅资产等所持股份,其他流通股份占比已不足24%,这部分市值只有5亿至8亿元。

虽然股价持续大涨,沪宁股份长期少有公募、险资等机构持股,私募、游资却频繁进出。披露信息显示, 2020年一季度末,沪宁股份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已是清一色的自然人。截至当年3月底,新进股东吴凡璐持有162.2万股,龚琼花、林小娟、王春霞分别持有86.7万股、76.7万股、54.2万股,吴月治、吴天森分别新进50.9万股、50.6万股,詹前英分别增持2300股,持有53.7万股。

2020年二季度末,詹前英、王春霞、吴天森退出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册,诚吴凡璐则增持至204万股。到了三季度末,吴莉莉新进持股数量138万股,吴凡璐则减持至130万股,林小娟则退出了前十大股东。

去年一季度之后进入沪宁股份的多名吴姓人士,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目前不得而知。但第一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但这些自然人股东,除了部分与福建籍账户存在交集,彼此间可能还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

可查信息显示,吴莉莉现为石狮市峰城服装有限公司(下称“峰城服装”)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去年一季度末,持有沪宁股份54.2万股的王春霞,也在峰城服装担任监事职务。去年一季度买入该股86.7万股的龚琼花,也与吴莉莉所在峰城服装存在交集。

峰城服装股东分别为吴世明、彭琦,出资比例分别为5%、95%。2019年四季度,彭琦曾买入沪宁股份71.44万股,并在去年一季度退出。

除了峰城服装,吴世明、彭琦还是多家企业的共同股东,两人分别在厦门福裕通商贸有限公司出资97.75%、2.25%,后者通过厦门昕广诚商贸有限公司,对厦门支点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下称“支点软件”)出资50.8%,吴世明、彭琦分别出资55%、45%的泽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同时也是支点软件的股东。

诚毅资产与吴世明等人,也可能也存在合作关系。根据备案信息,诚毅资产尚在运作的产品中,就有一只名为支点3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该产品成立于2020年7月21日。

谁在斩仓

沪宁股份上述自然人股东以及诚毅资产中,究竟是谁制造了沪宁股份近日的“杀猪盘惨案”?

2020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截至9月底,湖沪宁股份实际控制人邹家春,分别出资99%、65.06%的杭州沪宁投资有限公司、杭州斯代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合计持有上市公司53.44%的股份,同时直接持股8.52%,加上其兄弟邹雨雅持有的2.81%,合计控制了沪宁股份64.77%的股份。

除了邹家春兄弟、诚毅资产,沪宁股份同期前十大股东中,还有冯国华、吴月治、徐文松、龚琼花四名自然人,持股数量分别约201万股、191万股、166万股、148万股,持股比例分别为1.81%、1.72%、1.49%、1.33%。而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吴莉莉、吴凡璐两名自然人,分别持有约138万股、130万股。

由于披露信息缺乏相关资料,究竟是谁在集中抛盘,目前外界尚无法得知,但从交易席位来看大量抛盘与诚毅资产、上述自然人有密切关系。

3月17日至30日间的四个交易日,沪宁股份交易均价分别约为36.36元、41元、41元、29.16元。按持股数量推算,诚毅资产持有的沪宁股份,对应市值在9000万元至1.25亿元左右,科创11号市值约为4700万元至7000万元,龚琼花持股市值则在4300万元左。

在上述期间,沪宁股份卖出前五席位中,仅东兴证券名下营业部成交额累计就超过1.34亿元。长城证券则在3月17日、30日,分别卖出816万元、638万元。而诚毅资产管理的科创11号、呈泰5号,对应交易账户分别来自东兴证券、长城证券的营业部。而龚琼花的账户也在东兴证券的营业部。东兴证券、长城证券营业部席位的抛盘,也极有可能与诚毅资产、龚琼花有关。

虽然这并不表明,抛盘只来自诚毅资产、龚琼花两家。按照卖出最多的交易席位数据来分析,吴月治、吴莉莉等人,可能也在大跌过程中斩仓。

按照上述交易均价计算,吴月治持有的沪宁股份,市值在5600万元至7700万元之间,而其账户开在华福证券福州杨桥路营业部。3月30日,该营业部卖出了1048万元;吴莉莉、吴凡璐的账户分别在申万宏源、第一创业。期间,申万宏源福州鼓屏路、莆田东园西路两家营业部席位共计卖出约2318万元;第一创业徐州财富广场营业部席位则卖出853万元。

除了上述股东,可能其他持仓者也在出逃。按照持股数量测算,诚毅资产、龚琼花在东兴证券账户的持股,市值合计最高不到1.2亿元,按交易均价计算则在9000万元左右。剩余的部分抛盘,很可能与去年上半年出现在沪宁股份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册的林小娟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截至去年底,林小娟持有沪宁股份118万股,比当年一季度末增持近42万股。三季末,林小娟曾从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名册中消失。当时,沪宁股份第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130万股。这表明林小娟三季度并未真正退出,而是持股数量较名册中股东持股数要少。

披露显示,去年一季末、二季末,林小娟持有的沪宁股份,性质全部为券商信用账户持股,账户来自东兴证券营业部。按照该股3月17日至30日均价计算,这部分股份市值约3300万元。若全部卖出,加上诚毅资产、龚琼花持股,与东兴证券旗下营业部席位近日上榜卖出金额接近。

吴天森、詹前英、王春霞可能也是如此。根据披露,三人持股账户,分别来兴业证券、长江证券、平安证券的信用账户。3月30日,上述三家券商营业部席位分别卖出沪宁股份1150万元、717万元、3349万元。

获利出逃还是股东资金链“暴雷”?

众多福建系游资,为何集中抛售沪宁股份?背后的原因,可能与杠杆持股有关。

一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底,吴凡璐持有的沪宁股份,36.1万股为普通账户持股,剩余125万股全部为信用担保证券账户持有,杠杆比例高达1:4;龚琼花、林小娟、王春霞、詹前英、吴天森、李欣则全部为券商信用账户买入。

诚毅资产也是如此。去年二季度买入沪宁股份的呈泰 1 号,普通账户持股只有6.58万股,剩余123万股则是信用账户持有。进入三季度之后,诚毅资产的杠杆进一步上升,呈泰5号、科创11号持有的约311万股全部通过信用账户持有。

而在同期,龚琼花、吴莉莉两人所持股份也全部为信用账户,吴月治理持有的约191万股,只有700股为普通账户持股,吴凡璐持有的130.4万股,只有4380股为普通账户持股。

究竟是谁率先出逃,引发了沪宁股份近日股价暴挫,目前尚不得而知。交易数据显示,3月17日,东兴证券、申万宏源、长城证券三家券商的营业部席位,便开始出现在龙虎榜上。

根据龙虎榜数据,当日东兴证券福州五四路、宁德闽东中路两个营业部席位,便分别卖出1860万元、731万元,在卖出前五中。同时,申万宏源福州鼓屏路、莆田东园西路两个营业部席位,也分别卖出1593万元、725万元;长城证券福州五四路营业部席位则卖出638万元。

最近该股股价崩塌,可能与名义由王春霞持股的账户有关。3月29日,平安证券福州长乐北路营业部席位卖出3349万元,东兴证券沙县李纲中路营业部席位卖出2638万元,在卖出前五席位中分列第一、第二。

突然袭来的高位崩盘,是否与杠杆持股者资金链出了问题有关?除中基协备案信息,诚毅资产公开信息为数极少,而峰城服装此前曾发生多起诉讼。

可查信息显示,2020年7月,因与吴鸳鸯发生民间借贷纠纷,峰城服装被吴鸳鸯起诉,晋江法院2020年7月开庭审理了此案。当年6月,在一起金额不足21万元的诉讼中,石狮法院将峰城服装、吴世明一起列为被执行人。